• 谱好服务供给乐章 唱响“医养护”三重奏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作者:本报记者 张赢方 日期:2020-07-13

      记者观察

      随着长护险试点范围不断扩大,长护服务的“短板”日益凸显,应重视“入了长护险、服务没人管”的现象--

      日前,国家医保局就《关于扩大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公开征求意见。《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将扩大试点范围,并鼓励使用居家和社区护理服务。目前,在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地方实践中,服务供给情况如何?存在哪些问题?专家有哪些对策建议?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近日进行了采访。 

      失能老人有保障服务质量在提升

      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是应对人口老龄化、健全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战略部署。在地方实践中,长护险制度试点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2018年2月,北京市石景山区开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计划通过试点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在北京市全面推广。

      “长护险参保门槛低,让我父亲有了一份保障,不然靠我打零工的收入,很难承担高昂的照护费用。”北京市居民梁成器的父亲是一位79岁的失智老人,目前已入住社区养老驿站。

      对于该试点方案,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院长孙洁指出,其保障内容在满足失能人员护理需求的同时,部分康复阶段患者也可转入接受护理,这能有效减轻医保体系和医保基金的压力。

      “试点亮点还表现在服务提供的协议化。”孙洁说,试点对提供服务的机构和个人实行了协议管理,对其资质提出了严格要求,以确保服务质量。经办机构建立护理服务质量评价机制,通过搭建信息网络系统、随机抽查寻访、满意度调查等手段,加大对护理服务情况的跟踪管理。 

      试点范围应扩大服务供给是核心

      本次《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进一步提出,将扩大试点范围,原则上每省1个试点城市,以地级及以上城市为单位开展试点。

      浙江财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戴卫东表示,在国家层面坚定不移地加快扩大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具有极强的现实必要性。长护险面对的是失能老人,其中有很多是贫困老人,其养老服务是政府公共财政的重要职责所在。通过试点“以点促面”加快推进长护险制度建设,是加强兜底性民生建设的基本要求。

      实证研究也验证了扩大长护险制度试点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2019年,东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一项采用双重差分(DID)框架对青岛市长护险制度试点效果的实证研究表明,长护险的实施让老年人的健康福利显著增加,同时,医保基金支出明显减少。

      “然而,不可否认目前我国长护险仍存在‘有保险,无服务’的发展隐患,不少试点城市没有提供相应的长期护理服务而将长护保险金直接支付给失能老人的做法,背离了建立长护险制度的初衷,这种做法只是一种变相的养老金补助。”戴卫东说,未来,长护险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如何确保长护服务的有效供给。 

      整合“医养护”服务坚持多元协同运作

      专家表示,提升长护服务质量,要充分利用公、私两大主体,同时明确政府作为市场监管者的具体职能。

      在照护对象上,戴卫东建议,近期应以“适度保障”为目标,避免只顾经济利益、浪费资源的现象,重点关注高龄、患慢性病、重度失能、贫困和无家庭照料的老年人。

      “从长远来看,应制定全国统一、公平公正、贴近失能老人实际情况且便于参保人员理解的失能评定标准,规范‘自评+初评+复评+稽核’的评估工作流程,使其承担好制度受益资格‘守门人’的作用,便于异地参保人群公平享受待遇。”孙洁说。

      江苏省医保局待遇保障处处长朱晓文认同孙洁的观点,他表示:“从实践看也确实如此,失能评定标准不能只注重能力评价,而要充分反映失能人员的长期照护需求,其评定标准也不应直接借鉴国外标准,研究制定适合中国人的失能等级评定标准显得更为迫切。”

      “应将重度失智人员纳入保障范围。相比于身体失能人员,许多失智症患者有非常强烈的日常生活活动依赖,加上因医疗护理所产生的各项费用支出,这些患者家庭往往面临着巨大的照料困难和经济负担。”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老年学研究所教授孙鹃娟建议。

      在运作方式上,孙洁建议由政府主导,探索市场化运作,建立行业共享的长期护理数据库和统一的护理标准体系,鼓励养老护理生态方的合作融合。

      “建议由政府来牵头,组织保险行业协同建立长期护理的发生率数据库,并在保险行业内建立共享机制。建议民政、卫健、医保各相关部门建立统一的长期护理等级标准,区别于各地医保需考虑收支平衡下的长期护理标准,以支持保险机构的长期护理产品开发。构建保险与养老护理机构的利益共同体,支持并鼓励保险机构参与养老机构、护理机构、养老护理相关的健康管理机构、互联网平台、智能科技公司开展股权合作或业务合作。在护理责任发生前,提供预防性健康干预、健康管理服务、护理咨询等增值服务,降低失能风险的发生;在需要护理服务时,主动控制护理费用,向参保人提供恰当合理的护理方案。”孙洁说。

      在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日常生活照料和精神抚慰的“养”是看点,慢性病康复护理的“护”是难点,老年人疾病治疗方面的“医”是痛点。

      对此,在“医养护”服务上,戴卫东就其三方面服务在居家、社区和机构的整合趋势和具体方案予以了系统阐述。

      对于居家照护服务,应针对失能、患慢性病的老年人提供每天几次或者每周几次的服务,包括生活服务以及依托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注射、服药和换药等基础护理服务。对于病情较重、家庭经济困难的老年人,依托社区医院和家庭医生签约制度设立家庭病床。

      对于社区服务,除了餐饮、保洁、体检等基础服务和用药管理等特殊照护外,针对家庭照料有困难的老年人还应开展日托、晚托、暂托等喘息服务。社区医院主要承接上级医院下转病人的康复服务以及临终关怀服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负责社区的慢性病护理、精神健康和心理指导等公共卫生服务;社区家庭医生对长年卧床的重度失能老人以及手术后在家的患者,提供送药、用药指导、健康状态跟踪等医护服务。

      对于机构服务,要充分整合利用医护专业资源,所有养老机构(包括公办、民非和民营)应划分为助养型(半失能)、护理型(重度失能),对100张床位以上的护理型机构实行分级护理。戴卫东认为:“为避免利益驱动,不鼓励在所有养老机构内普遍设立专科医院、在医院里开办养老专区这种简单的‘1+1’医养模式。建议100张床位以下的护理型养老机构可设立医务诊所,100-500张床位的医护服务外包给社区医院、二级医院,500张床位以上的可设立老年病医院和康复医院。”

      对上述3种服务,孙洁认为,应着重对居家照护服务予以政策倾斜引导,做实倾斜政策的“含金量”,可以通过政策激励对居家护理服务者给予岗位补贴、社保补贴,鼓励职业技术学院和技师学院开设失能护理专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李云鹏
    [责任编辑:]
关键字:
  • 最新图片
  • 热门评论

  • 家门口能就业

  • 传承壮锦“非遗”技艺

  • 就业扶贫送岗位

  • 送岗位助脱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