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进用工变革新时代:
    灵活用工迎来发展新契机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作者:本报记者 李小彤 日期:2020-06-22

      

      

      近期,“灵活就业”成为很多政府工作文件中的高频词汇。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中央网信办联合印发的《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提出,大力发展共享经济、数字贸易、零工经济,支持新零售、在线消费、无接触配送、互联网医疗、线上教育、一站式出行、共享员工、远程办公、“宅经济”等新业态,疏通政策障碍和难点堵点。鼓励发展共享员工等灵活就业新模式,充分发挥数字经济蓄水池作用。

      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新就业形态脱颖而出,灵活用工也迎来了发展的新契机。灵活用工具有更加灵活的人才调配能力,能满足企业短期用工需求,降低用工成本,其灵活性更加契合新经济、新业态下的用工特点。 

      灵活用工途径众多

      目前,新就业形态下的灵活用工主要有哪些途径?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弓给记者列举了灵活用工的三个模式。

      第一种模式是共享用工。所谓共享用工,是指在出现短期劳动力富余的企业,将员工共享给存在用工缺口的企业。员工的劳动关系还在原来企业,但工作时间、工作场地、工作内容等均听从借入企业的安排,劳动者在借入企业工作期间的工资和相关福利由借入企业承担。共享用工的实质是一种新型的灵活用工模式,是一种短期劳动力余缺调剂的手段。与其他灵活用工模式不同的是,共享用工的行动主体不是劳动者而是借出企业。最典型的事例是西贝餐饮集团将公司员工共享到盒马鲜生作货物配送员,体现了企业对劳动力的灵活调配。

      第二种模式是平台用工。大部分平台从业者游离于长期稳定的劳动关系之外,是灵活用工的一种,比如滴滴出行。

      “点匠”平台也是其中一个代表,如果建筑企业需要用工,可以到平台上寻找建筑工人,甚至可以找到建筑班组。实际上,它类似于互联网上的劳务市场--利用互联网技术,把建筑施工方的情况、用人需求和农民工的劳动力资源,非常精准地整合配对,十分适应建筑领域用工的特点。目前,“点匠”平台成功为10多万名农民工找到合适工作。

      第三种模式是“斜杠青年”,即一人身兼数职,这一模式在青年群体中非常普遍。比如说,一个人既是自由撰稿人,又是摄影师,甚至还同时经营一家咖啡馆。疫情防控期间,许多人会选用这种就业方式,多岗位就业拓宽了劳动者生存空间,提高了生活水平。 

      疫情防控期间灵活用工发展迅速

      “比起原来使用全职员工,未来很多岗位都会演变成多家企业共享一个人才、一个人服务多家企业的局面。由此,人力资源的共享经济会发展起来,这也正是灵活用工的核心逻辑。”山东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诚告诉记者,此次疫情挑战进一步倒逼企业由传统用工转向更为灵活的用工方式。再加上外卖员、快递员、电商客服等新就业形态的出现,对灵活用工的需求明显增多。

      除了共享用工、平台经济等模式外,弹性工作制也是灵活用工的一种形式,在此次疫情中也得到了重视和广泛应用。很多公司都在实行弹性工作制度,比如说1/2或者1/3的人在岗,其他人在家里办公。这种弹性工作制在疫情过后仍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2020年2月7日人社部等四部门发布《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稳定劳动关系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的意见》,明确提出鼓励协商复工前的用工问题(有条件员工可通过电话、网络等灵活办公)、鼓励灵活安排工作时间。上海市人民政府印发的《上海市全力防控疫情支持服务企业平稳健康发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中也规定,实施灵活用工政策。因受疫情影响导致生产经营困难的企业,可通过调整薪酬、轮岗轮休、弹性工时、综合调剂使用年度内休息日等方式稳定工作岗位。

      “后疫情时代可能形成灵活用工潮,这是人力资源领域一次巨大变革的开始,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水平提升是必然趋势。突发的疫情将推动各行各业认识到灵活用工的重要性。未来,也会有更多支持灵活用工的举措陆续出台,这也是稳定就业、增强企业竞争力的有效途径。”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与人力资源学院院长闻效仪说。

      总之,受访专家认为,智能化、专业化、灵活化的用工变局,将成为人力资源行业发展的新趋势。 

      灵活用工应兼顾就业安全性

      在增强劳动力市场灵活性的同时,如何保护劳动者权益,兼顾就业安全性,正成为人们日益关注的话题。

      “灵活用工兼顾安全性,对于目前较为主流的平台用工模式来讲,主要是对劳动关系如何认定。应考虑不同平台以及同一平台不同类型平台从业者的具体用工特点,综合考虑个案全部事实进行具体分析。在劳动关系认定上,应更加注重实质从属性,考虑平台从业者工作时间和收入来源,以及社会保护的必要性等因素。”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谢增毅指出,由于平台用工的复杂性和多样性,目前我国不必针对网络平台从业者的身份制定专门规则。除了劳动法律体系的完善,还应通过完善社会保险制度以及网络平台监管制度等,多角度保护网络平台从业者的权益。

      张弓认为,要建立鼓励企业之间劳动力合理流动、调配的政策,政府要给予政策和法规上的保障。另外,要允许多重劳动关系的存在,协调好用工主体之间的关系,保障好劳动者权益,把权利义务责任规定好。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李云鹏
    [责任编辑:]
关键字:
  • 最新图片
  • 热门评论

  • 秀厨艺 赛技能

  • 大学生进社区培训苗绣助脱贫

  • 加强实用人才培养

  • 家门口能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