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出吃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能否认定工伤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  作者:张得民  日期:2020-06-08

      案情简介

      陈某是安徽省定远县某公司普通操作工,2019年2月6日18时59分左右,陈某在公司北一千米左右处发生交通事故,被一辆货车撞伤致死,肇事车辆逃逸。

      2019年2月26日,陈某父亲陈某某向当地人社局提出申请,要求认定陈某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死亡为工伤。经查,陈某所在公司提供宿舍,员工自由选择住宿,登记便可住宿,免收费用,陈某登记在公司住宿;吃饭由公司发放伙食补助,每月120元,公司没有食堂,中午必须在公司用餐,由员工订餐,外卖餐厅送饭到公司,费用自理。晚饭员工自由选择订餐或者下班后外出吃饭。

      2019年2月6日18:00:07,陈某指纹考勤下班后,宿舍管理员鲁某曾看到陈某回宿舍,约18:50左右,公司门卫杨某看到陈某经过公司大门外出(杨某接班指纹考勤记录显示时间是18:39,),并与之简单交谈,陈某称外出吃饭。约18时59分,陈某发生交通事故死亡,人社局于2019年6月6日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申请人陈某某不服,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2019年9月24日,法院作出《行政判决书》,撤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人社局不服,上诉至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12月9日,中级法院作出《行政判决书》,维持原判,驳回上诉,且为终审判决。

      收到终审判决后,在公司书面确定没有任何新的证据提交的情况下,当地人社局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陈某为工伤。

      争议焦点

      本案争议焦点是陈某发生交通事故伤害是否属于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

      名方观点及主要理由

      申请人陈某某观点:陈某中午因下班迟了没有吃到饭,下午没有订晚饭,下午下班后外出吃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应当认定为工伤。

      公司观点:公司安排住宿、订餐,陈某下班回宿舍,下班的行为已经结束,下班50分钟后外出吃饭不能视为下班途中,所以不能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认定工伤。

      人民法院观点:因为公司没有食堂,陈某事故发生当天没有订餐,所以陈某下班后外出吃饭就是生活必须事项,也是陈某必然选择,同时也在情理之中,陈某外出吃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应当认定为工伤。

      人社局存在二种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一、下班路线不合理。理由如下:1按照第一目的地原则及工作地与目的地之间路线行走的经常性、规律性、行为目的性综合考虑,陈某考勤下班后,当天的工作即全部完成,回到公司宿舍后即视为下班行为的结束,后来的外出吃饭不能再视为下班,下班后的外出吃饭已经改变了下班的目的性,难道说外出吃饭是为了下班?2外出虽说是吃饭,但是到哪里吃饭,向哪个方向走并无人知晓。陈某走出公司厂门后的路线完全是她自己决定,目的地太过于随意,她可以选择东南西北任何一个方向去寻找吃饭的饭店,她可以在自己喜欢的任何一家饭店吃饭,如此说来,是不是她在任何地点发生交通事故都可视为合理路线呢?《工伤保险条例》显然不能这么无原则的扩大理解。二、陈某发生交通事故时间不能视为下班途中。陈某下班时间是18:00:07,门卫杨某于18:39:20考勤上班,杨某接班后约18时50分左右看到陈某外出,因此可以推断陈某下班后在公司至少40分钟后外出,上下班途中的合理时间应当是一种连续性的、与工作有直接关系的或者因合理原因导致延误的时间,但是陈某考勤下班后工作即宣告结束,从工作结束到外出之间的约50分钟没有证据证明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如果50分钟能视为合理时间,那么100分钟能否视为合理时间?多少时间才是合理时间?工伤保险法律法规均没有明确的量化标准,衡量是否合理只能看时间段内行为的正当性,本案中,陈某在公司厂区逗留的至少40分钟时间内回到自己的宿舍逗留,显然时间已经被割断,前段时间已经完成了下班的行为,后段时间是下班后的自由活动,不能把整段时间均视为下班后的合理时间。

      另一种观点:一、陈某发生交通事故是在合理路线。1、证人证言等证据材料表明陈某外出目的是为了吃饭,公司当天晚上没有送餐,且陈某当天中午因工作原因耽误亦未吃饭,所以陈某下午下班后外出吃饭是其必然的生活需要;2、交通事故发生地点经过现场勘察,是距离公司最近的居民生活区,陈某往该处方向吃饭是最为合理的路线;3、虽然,陈某曾在下班后回过自己宿舍,但显然不是休息,不能改变其需要吃饭的目的;虽然因陈某死亡,无法确认其具体就餐目的地,但是根据证人证言和事故发生地点,可以合理推断陈某发生交通事故地点附近的居民生活区即为其就餐目的地。二、陈某发生交通事故是在合理时间。合理时间的争议是最大的,但是所谓“合理”并无量化标准,所以具体案件要具体分析,只要正当就应当认为合理。1、从现场勘察来看陈某工作的车间、公司大门位于公司西北,陈某的宿舍位于车间东南,从车间到宿舍步行约需5分钟,即往返时间大约需要10分钟;另外当天天气是雨加雪,路面湿滑,客观原因导致步行困难;证人证言证明陈某大约18时50分左右离开公司,这个时间是证人估计的,并不精确;由上可见,陈某在宿舍区域逗留时间约30分钟—40分钟。2、陈某在宿舍区域逗留时间约30分钟—40分钟,应当认为是合理时间。用人单位在进行工伤认定举证时,并未就此段时间举证,没有证明陈某在此期间的活动不合理;经现场勘察公司车间内无更衣室,厕所等生活设施也在宿舍区域;因陈某已经死亡,无法取证,但不能排除陈某如厕、到宿舍取钱、梳洗等日常生活活动;在上述情况下,不能因陈某在宿舍区域逗留30-40分钟,就武断地认为不合理,本着工伤保险立法宗旨和保护弱势群体合法利益的精神,应当认为陈某发生交通事故伤害是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

    [责任编辑:一键一世界]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