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短板优结构 完善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

--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 作者:本报记者 赵泽众 | 更新日期:2020-05-29 11:35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老龄化社会来临,时代呼唤多层次养老保障制度的发展与完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多年关注我国养老保障体系建设。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大基本民生保障力度”,提出了上调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提高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标准,部署了今年继续执行下调企业养老保险费率、免征中小微企业社保单位缴费等多项任务。

  为了实现老有所养,多层次养老保障制度需加快发展与完善。郑秉文介绍,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是指以国家建立的基本养老保险为主体、雇主建立的企业年金和机关事业单位建立的职业年金为补充、个人投资购买的商业养老保险为基础的三层次养老保障体系。其中,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是指国家建立的养老保险制度,带有强制性;第二支柱企业补充养老保险制度,是企业自主建立的养老保险制度,即企业年金制度;第三支柱是由居民个人自愿购买,以养老风险保障、养老金管理和养老金融服务为主要内容的商业化养老保险制度。

  郑秉文说,在过去的一年里,就多层次养老保障而言,国家对第一支柱的改革较多,第二支柱、第三支柱的改革较少。其中,降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至16%是最大亮点。我国养老保险实施的统一费率是28%,其中企业缴费率是20%。在几年前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大部分省份的企业缴费率已降至19%。2019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并于当年5月1日实施,养老保险单位缴费费率降至16%,幅度很大,不仅能降低用人单位的负担,也倒逼社会保险制度改革。另一方面,降低费率后在中长期内将给基金收支平衡带来严峻挑战,为增强社保基金的可持续性,推进养老金中央调剂制度迫在眉睫。

  在郑秉文看来,统筹层次太低是养老保险制度的一个痼疾,它对养老保险制度的运行带来诸多困难和障碍。十三年前的省级统筹,多地养老金只是实现了业务流程的“六统一”,并未真正实现资金在省级层面的统收统支和统一核算。过去一年里,郑秉文调研走访了多地的养老金统筹工作情况,“在推进养老金省级统筹方面,过去一年的力度较大,进展明显。只有真正实现了养老金省级统筹,才能进一步实现基金的全国统收统支,保证养老保险基金的健康运行。”

  面对老龄化不断加深的挑战,我国养老保障三支柱已基本成形。目前,社保体系中主要是第一支柱在“单打独斗”,第二支柱、第三支柱发展仍然薄弱甚至缺位。在确保第一支柱基础不动摇的前提下,应通过政策创新做大做强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适时调整养老保障三大支柱的结构比重,显得至关重要。

  郑秉文认为,企业年金参与人数太少,扩大参与率仍是当前甚至在未来较长时期内企业年金面对的一个最大挑战。引入自动加入机制仍是扩大企业年金参与率的有效途径。下一步,应从几个方面尽快完善相关政策。第一,要赋予参保人个人投资选择权。第二,对目前的EET税优政策要予以完善,2013年赋予个人税优政策以后还存在一些遗留问题始终未能解决。第三,企业年金转为商业年金产品后应考虑给予一定税优政策。第四,扩大投资产品范围,旨在提高收益率。第五,提高税优比例及其激励力度。为提高激励性,企业年金税优和缴费比例应进一步提高,尽量与机关事业单位职业年金一致。企业年金的改革越早越好,越早越有利,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郑秉文说,作为第三支柱的我国商业保险的规模非常小,诸如替代率等数据可以忽略不计。目前,第三支柱中个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在去年5月试点到期后,至今又是一年过去了,应尽快扩大试点范围,或直接推向全国,在短期内获得更多市场信息,以便缩短制度设计、实施的期限,让更多人群享受到政策红利。

  具有参考意义的是,发达国家第三支柱养老保险也经历了长达近30年的改革,发展迅猛。美国的三支柱资产多达29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140%,这为该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技术创新投资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

  郑秉文提出,要在未来更好发展第二支柱、第三支柱,构建多层次混合型养老保障体系,还需要继续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发力,如简化抵扣凭证手续,同步设计第三支柱税优政策等。只有这样,才能提升企业和个人的积极性,更好推动养老保障体系第三支柱的发展。

[责任编辑:李云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