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改革 为新业态保驾护航

--两会代表委员热议新业态从业人员社会保障[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 作者:本报记者 赵泽众 | 更新日期:2020-05-29 10:40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要顺势而为,也要补齐短板。”5月23日上午,在全国政协经济界联组会上,听完有关委员关于“新就业形态”的发言后,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前最突出的就是“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法律保障问题、保护好消费者合法权益问题等。要及时跟上研究,把法律短板及时补齐,在变化中不断完善。

  新业态催生新就业。以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为代表的新业态从业人员已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关于新业态从业人员的社会保障,应如何制定完善制度?两会代表委员纷纷发表看法。 

  新业态带来“新冲击”

  随着快递员加入国庆的游行队伍、外卖小哥登上国务院新闻发布会现场,新业态从业人员逐渐登上社会主舞台。疫情期间,新业态从业人员更是为社会物资、正常秩序流转起到不可忽视的作用。作为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为代表的新业态从业人员成为新时代部分劳动者的择业优先选择。数据显示,我国第二产业就业人员在2012年达到2.32亿人高点之后,比重不断下降,而服务业就业的比重不断上升,为当前国家经济转型贡献了一份特殊的力量。

  “我们称为新就业形态的‘新’表现在几点:一是集中在服务业,属现代服务业的范畴;二是时间自由、工资较高,工作灵活,对劳动者产生了比较大的吸引力。”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金台律师事务所主任皮剑龙认为,网络配送员、网约车司机这些新业态就业群体在增加就业容量的同时,也因工作地点、工作时间、用工关系弹性化等特征,给传统劳动关系和社会保障制度带来了冲击,为加强新业态就业群体劳动经济权益保障提出了新的要求。

  “在中央提出‘六保’的时代背景下,从疫情中暴露的劳动力市场及就业问题看,要实现保就业、稳就业,需全面推动劳动关系治理现代化改革。”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民革上海市委会主委高小玫说,新业态从业者需要一个遮风避雨的“屋檐”,也需要撑起“屋檐”的力量。 

  “用工热”遇上“参保冷”

  近年来,全民参保扩面的力度不断加强。截至2019年底,全国基本养老、失业、工伤保险参保人数分别达到9.67亿人、2.05亿人、2.55亿人。就各项社保险种而言,以新业态为主的灵活就业人员仍有政策“留白”,缺乏相应的制度安排。

  比如,现行的养老保险制度中,《社会保险法》规定灵活就业人员自愿参保,而非强制。一些地方养老保险政策规定,灵活就业人员参加当地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要求是当地户籍,限制了大城市的灵活就业参保人群。

  此外,新业态人员自身年轻、收入不稳定等特点,也导致他们参保意愿不强。皮剑龙委员经过调研得出,近1/3的受访从业者没有被社会保险覆盖,而参加社保的从业者中,通过平台缴纳社会保险费的比例较低,只有零星的从业者自行缴纳养老和医疗保险费。

  “现行工伤保险制度是以劳动关系为参保前提,而新业态从业人员普遍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皮剑龙委员表示,一些共享经济平台为了规避法律责任、降低成本,往往不与从业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或以劳务合同、承揽合同等其他形式的合同替代。

  “据调研统计,仅有43%的从业者与平台或第三方劳务派遣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29%的从业者签订了劳务协议,21%的从业者没有签订任何形式的合同或协议。劳动合同签订率明显低于国家发布的企业劳动合同签订率。”皮剑龙说。

  从业者普遍不签订劳动合同,加之新业态行业的用工主体、工作时间、工作方式、劳动报酬等更加灵活多样,这就给判断是否是工伤发生带来困难。失业保险与工伤保险有相似的问题,失业保险制度也是以劳动关系为参保前提,新业态从业人员与平台间不是雇佣关系,没有劳动合同就无法参加现行的失业保险制度。

  全国人大代表、山河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办副主任张晓庆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她认为,当前新业态从业人员参加工伤保险在制度上不兼容、认定上有难处、理念上有差异、替代上有空白,“按照现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在认定新业态从业人员是否为工伤时,由于其灵活的工作形式,存在调查取证难、认定难的现实困境。”她说。 

  探索创新扩大覆盖面

  采访中,代表委员们表示,建立由各类社会保险全方位保障从业人员劳动权益的法律体系,是为新业态从业人员构建社会保障的最好方法。

  张晓庆代表认为,这部分就业人群随新经济模式产生而出现,就业形式灵活多样,雇主关系、工作时间、工作内容等均不固定,可以去雇主化、去组织化。

  高小玫委员则建议,应加强制度建设,要完善灵活就业者的社会保险制度,进一步完善灵活就业的失业保障,探索完善灵活就业保障与城镇职工保险的衔接。

  事实上,近年来国家人社部通过推行试点,有序探索对新业态从业人员的各项社会保障。

  江苏、浙江、成都等地先后出台相应政策,或是采取用“职业伤害保险”的商业保险形式覆盖新业态从业人员,或是出台相应的实施意见,明确新业态从业人员能以灵活就业人员的身份参加社会保险,推动这部分人群的参保扩面,并不断探索其他的职业伤害保障机制。

  “在目前的基础上,还需加快形成政府、社会对新业态从业人员社会保障的共识,推动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皮剑龙委员建议,利用小时工、季节工、综合工时制等灵活用工形式,强化劳动合同管理,明确双方权利义务,防止灵活用工无序蔓延。针对新业态劳动群体社保缴存难、覆盖范围低的问题,他建议除了强化用工主体责任,还要在社保缴存制度上推陈出新,切实保障这一庞大劳动群体的权益。

[责任编辑:李云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