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护理保险制度部分城市试点一周年回眸:“夕阳”关怀“朝阳”起步

[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 作者:王永 | 更新日期:2017-08-28 15:11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最美不过夕阳红, 但因为疾病和缺乏照护, 一些失能老人的 “夕阳红”有点黯然。

  据统计, 在我国2.2亿老年人中, 失能半失能老人达4000万人,失能老人中患病率高达96.3%,90%的失能老人需要专业照护和治疗。

  由于家庭结构小型化及人口流动就业现象的加剧, 传统的由家庭成员担当主力的家庭照护的功能逐渐弱化。

  正是在此背景下,2016年6月27日, 人社部印发了 《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选择15个城市开展试点。 一年过去,试点情况如何呢?

  试点初见成效———2500万名参保人员受益

  “长期护理保险彻底把我解放出来了。 政府出台这个政策, 真是想到我们这些家里有高龄失能老人的家属心坎里了。”刘德乾家住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 父母都80多岁了,常年卧病在床。 无奈之下, 他只好将老两口送到养老院, 但每月6800元的费用让他不堪重负。 自从长春市被纳入全国第一批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城市以来, 刘德乾每月的支出减少到600多元,让他轻松了不少。

  “让我更高兴的是,我父母能享受到更加专业的照护, 生活质量也提高了不少。”刘德乾说。

  目前, 全国已有11个城市出台长期护理保险相关文件, 政策覆盖2500万名参保人员。 刘德乾的话, 是这些参保人员及其家属的共同心声。 减轻家庭负担, 让失能老人享受更加专业的生活和医疗照护,是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最直接和根本的作用。

  除此之外, 通过实施长期护理保险, 试点城市优化了资源配置,使医疗资源得到合理利用, 失能半失能老人 “社会性住院” 现象得到一定程度缓解。 花很少的钱, 享受到高质量长期的照护服务———这是很多参保人员的感受。

  “‘专护’ 床日费170元, ‘院护’65元, 而同期同类医院光是日平均住院费用就得1000元左右,是参加长期护理保险后费用支出的几十倍。 老百姓会算账, 肯定愿意参加护理保险。”山东省青岛市某养老护理院负责人对记者说。

  此外, 试点城市的很多护理服务机构, 也因为政策的带动效应而迅速发展壮大起来。 比如, 青岛市具备医疗护理资质的定点机构已经由政策启动时的100多家, 发展到现在的500多家。 其中, 老年护理院或具备医护资质的养老机构由十几家增加到近50家,由医院开设的医疗专护机构也由两家增加到16家。

  困难也不少———需更多测算和实践经验

  虽然试点城市在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建设方面积累了一定经验, 但受客观条件制约, 在试点过程中也面临着一些困难。

  作为一个新的险种, 长期护理保险面临的最直接的问题是 “钱从哪里来”。

  《指导意见》明确规定,试点阶段, 可以通过优化职工医保统账结构、 划转职工医保统筹基金结余、调剂职工医保费率等途径筹集资金,并逐步建立多渠道、动态筹资机制。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孙洁认为, 从属性上来讲, 长期护理保险具有养老和医疗的功能,文件规定从医保基金中划拨是个权宜之计, 至于划拨比例暂未有统一规定, 各地可根据基金结余情况而定。

  长期护理保险是个新事物, 即使是在西方发达国家也只有四五十年的历史, 还需要积累更多的测算数据和实践经验, 加强制度顶层设计。

  记者在部分试点城市了解到,长期护理保险还处在探索期, 目前试点城市在制度定位、 筹资方式、保障标准、 失能鉴定标准和流程、与基本医疗保障制度的衔接及经办服务等方面, 还存在一些问题。 这些问题, 将随着试点工作的不断推进逐渐得到解决。

  城乡差距要重视———迫切需要调动基层积极性

  “我老家山东的乡镇敬老院现在只愿接受 ‘五保户’ 老人和无儿无女重残生活不能自理的, 对于有儿女的老人, 敬老院不愿意接收。 北京的一些医养结合机构收费又太高,我根本负担不起。 我只能暂时辞了工作,回家照顾母亲。”在北京已经成家立业多年的孙淑清, 因为母亲老年痴呆症状日益严重而忧心忡忡。工作和照顾父母不能两全, 最后她只能选择辞职。

  像孙淑清的母亲这样,在失能、失智和失去经济来源后, 又不能得到照护机构及时照护的失能老人,在我国农村地区还有很多。 沉重的照护负担压在儿女肩上, 增加了个人和家庭的支出。

  因此, 调动镇村两级医疗和养老机构参与长期护理服务的积极性,调动公立医疗机构对农村地区老人提供医疗护理服务的积极性, 显得尤为迫切。

  长期护理保险作为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一个重大制度安排, 目前还处在试点探索期。 这份带着政策温度的 “夕阳关怀”, 正迎着 “朝阳”阔步前行。